分类 东森游戏 下的文章

  第34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揭晓《红海行动》成最大赢家获最佳影片等五项大奖

  《红海行动》一举拿下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导演、最佳新人演员等五项大奖。图为该片剧照。

◆吴京凭借《战狼2》中的冷锋一角,摘得最佳男主角奖。图为该片剧照。

  本报讯 (记者张祯希)第27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式昨晚举行,现场,第34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揭晓。电影《红海行动》成为最大赢家,一举拿下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导演、最佳新人演员等五项大奖。祖希娟、郑国恩以及张勇手三位老一辈电影艺术家获得终身成就奖。

  演员吴京凭借《战狼2》中的冷锋一角,摘得最佳男主角奖。评委会认为吴京在《战狼2》中塑造了一个拥有坚定顽强意志的中国式英雄。最佳女主角奖则花落女演员陈瑾。她凭借在电影《十八洞村》中真挚自然的表现,战胜了马思纯、周冬雨、李沁及海清等高人气演员,在自己从影的第30个年头获得了这份殊荣。最佳男配角奖由《红海行动》中饰演“蛟龙突击队”副队长徐宏的杜江获得。第一轮评选中杜江与《战狼2》中的张翰得票相同,第二轮投票后杜江胜出。最佳女配角同样被“蛟龙突击队”队员摘下——演员蒋璐霞凭借佟莉一角获奖。佟莉是 “蛟龙小队”中唯一的女兵,在身手与体能上却不输任何男队员,获得观众的好评。

  昨晚颁奖典礼的高光时刻属于老一辈电影艺术家。1962年凭借电影《红色娘子军》获得首届电影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的祖希娟、桃李满天下的摄影大师郑国恩以及《林海雪原》中的“少剑波”张勇手三位老一辈艺术家获颁终身成就奖。祖希娟在获奖感言中说:“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是建国后第一批电影的开拓者。感谢艺术家赵丹老师,把我带入了电影的殿堂。感谢恩师胡伟民老师,让我懂得了什么是表演体系。感谢表演的泰斗谢晋老师,他让我主演《红色娘子军》,改变了我的命运。如今他们都在天堂,他们一定会为我高兴。”老一辈艺术家真挚的情感流露,将现场的气氛推至高潮。

  中国电影金鸡奖是专业评审制奖项,创办于1981年,因当年正值鸡年,因而得名。创办于1962年的大众电影百花奖则由观众投票产生。自1992起,中国电影金鸡奖和大众电影百花奖合称为中国电影金鸡百花奖,第一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也于当年举办。2005年起,专业评审制的金鸡奖与观众投票制的百花奖轮流举办,前者在单数年举办,后者为双数年。

  新华社长沙11月9日电(记者史卫燕)记者从湖南省国资委获悉,湖南省“一带一路”基金近日成立,基金总规模200亿元,将为湖南企业“走出去”提供融资新平台。

  据悉,湖南省“一带一路”基金是湖南省国资系统三大基金之一,是“资金融通、信息互通、产业互联”的国资境内外投融资平台,由湖南省属国企湖南建工集团、湖南交水建集团、新天地集团等联合发起成立。

  据湖南建工集团介绍,基金将支持湖南省属国有企业“抱团出海”和创新国际化战略、共同推进“走出去”发展。通过搭建境内外管理平台,配合多种金融工具和手段,开发灵活机动的基金交易结构,实现资金、资源的有效整合。

  一直在路上一直在行走一直在寻找

  在今年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片长仅86分钟的《撞死了一只羊》作为唯一一部中国参赛片获得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的最佳剧本奖。比起《塔洛》的写实,这一次万玛才旦带给影迷的是一个颇具魔幻色彩的荒诞寓言故事。有外媒指出,其影片的色彩、风格,可与贾木许、考里斯马基参照对比。近日,北青艺评对导演万玛才旦进行了专访。

  北青艺评:可不可以介绍下这个电影项目的前因后果,您是如何与泽东公司合作,由王家卫导演担任影片监制的?

  万玛才旦:我先看到次仁罗布短篇小说《杀手》,对小说的叙事、结构和讲述方法都很感兴趣,所以就决定做这部电影。但这是个短篇小说,只有7000多字,容量不够,于是我就把自己的一个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也加了进来,两个小说糅在一起写出了这个剧本。完成创作已经三四年了吧,这期间参加了釜山电影节,拿了一个剧本大奖。但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立项,暂时就放下。

  去年,我想做一个藏族题材的电影,也做了很多的考察。后来那个想做的项目没有立项,这个项目却拿到拍摄许可证,而且剧本也比较成熟,于是就和王家卫一起合作了这个项目。所以是很多的偶然性导致了最后的结果。电影创作可能跟其他的创作不一样,你本来计划今年要做这个项目,但是这个项目因为种种原因就是实现不了。而另一个项目偶然之中又有了可能性,可以做了。好在这些作品都是我自己想做的,在筹备计划之中的。

  北青艺评:你选择自己的小说改编,同时又融合了另一部小说《杀手》,它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选择把二者关联到一起?

  万玛才旦:这两部小说在形式上都是路上的故事,都有一个司机,司机遇见了一个杀手。我那个小说是司机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他因此需要完成一段救赎。杀手也是,他要寻找自己的杀父仇人,最后放下了。

  我觉得这两个小说是可以互补的。比如说这个司机撞死一只羊,这可以作为他们的一个前史,两个主人公就像一个人的两面或者映照彼此的两面镜子,通过他们的经历可以补充或者营造出另一个人的经历。所以,我就觉得这两个小说合在一起的话会特别好,不是那种1+1=2的简单累加,而是1+1=3的效果。

  当然他们也有很多不同,是不一样的人,我把两个小说里的人物特点都糅合到了影片人物的创作中,最后两个主人公(司机和杀手)用了一个名字,都叫金巴。一开始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他们是不同的名字,拍之前才确定了这个方向,后来找到演员金巴,我就确定了就用这个名字。因为佛教里面“金巴”包含了施舍的意思。我觉得用在这个电影里面特别合适,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整体框架的一个荒诞性。

  北青艺评:您的剧本创作通常是一个人完成,还是集体合作的结果?

  万玛才旦:我就一个人创作,之后会做一个讨论吧。

  北青艺评:影片的拍摄团队基本上是您一贯的拍摄团队,在这样的背景下,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是如何参与进来的呢?

  万玛才旦:因为之前的合作,就是那个想做却暂时没有做成的项目,而这个项目已经很成熟了。他看了之后也认可,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片子,就一起合作了。

  北青艺评:之前的《寻找智美高登》《塔洛》,还有这部片,这些主人公们都在路上,在行走,在寻找。这是你个人状态的一种反射,还是一种创作偏好?

  万玛才旦:应该是跟我自己的心态和状态有关系吧。每个片子的主题都是不一样的,但综合观之又呈现出了那样一个整体的面貌。这次是寻找仇人,《塔洛》也可以说是在寻找。这个可能是创作呈现出来的一个共性,我们自己没有特意地去呈现这样一个共性,都是无意识的,可能跟我的心态、处境都有关系。

  北青艺评:那您觉得自己的心态和处境怎么样?

  万玛才旦:在生活和创作两方面,可能都有一个寻找的方向在里面,比如说上世纪80年代的寻根文学,它要找到一种文化的根,可能《寻找智美高登》在这一点上比较明显。它跟随这个人物,要找到一个失落的文化精神,它的源头。我一直就在做这样的寻找,我觉得这可能跟个人,包括大的文化处境,以及一个文化的生存状况都有关系。

  北青艺评:片子看完之后,我听到有记者说能够看到王家卫的风格。王家卫的东西也不是特别写实,有种梦幻的感觉,你这个片子中不光是风格,其实主题也是,关于梦。在艺术创作中,你们二人有怎样的互动?

  万玛才旦:我觉得我的风格肯定没有受影响,小说和剧本本来就呈现了那样的风貌。不是说跟王家卫合作就一定要往他的那个方向上靠,完全没有。

  北青艺评:你们二位作为合作者,又都是导演,两人艺术创作上的交流多吗?

  万玛才旦:他是监制,所以会提一些专业性的意见。这些意见对片子最后的形成有很大的帮助。专业性主要是指技术上的,泽东公司提供了很多专业的技术,剪辑是他之前的剪辑,还有声音、音乐,提供了更加专业的保障。

  北青艺评:您是文学出身的,在作品中可以体会到有一种文学的东西在里边,影像风格也很突出,在文学和影像之间是一个怎样的通道将两者融合到一起?

  万玛才旦:两者肯定是互相有影响的。我之前做文学,后来学电影、做电影,现在看,自己写的小说肯定会受到电影的影响,电影肯定也会受到文学的影响。但是,两者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表达。文学要转化成影像,比如说本来是一个小说,要改编成电影,首先就要小说剧本化,在这个剧本化的过程中,你就要有影像的思维、电影的思维,可能文学里面的有些情节有些细节甚至有些对白,是不适合电影表达的,那就要去掉,然后要增加影像化的东西。比如说《塔洛》里面,塔洛遇到这只羊之后,他上山,一个人,这个状态在小说里面是一句话就带过的:“塔洛在山上呆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就回来了。”读者可以自行想象补充。但是在电影里面不行,你需要通过影像来强化塔洛的这种孤独的状态,所以就用了很大的篇幅。十几分钟,而且完全没有台词,那这种表达就是要用影像来呈现。这样的转换、这样的补充在文学作品影像化的过程中肯定是很多的。

  北青艺评:影片中是撞死了一只羊,但我在想就是没有撞死这只羊,可能该发生的这些事还是会发生。而在《塔洛》里边也有动物陪伴在人的身边,发生一系列的事。影片中的动物仅仅是一个道具,还是有其他一些所指?

  万玛才旦:我觉得《塔洛》里面的羊跟《撞死了一只羊》里面的羊是不一样的。《塔洛》里面塔洛一直会随身带着一只小羊羔,那只小羊羔的命运可能跟塔洛是比较相似的。比如说一开始塔洛说这个小羊羔的妈妈是被狼咬死的,最后小羊羔自己也被狼咬死了。它的命运跟塔洛的命运是互相对照的,可以做一个参照物。

  但是《撞死了一只羊》里面这只羊可能就具有一种荒诞性,所以我们在拍的时候也是选择那种很荒凉的场景,选择了可可西里无人区,拍的时候也是尽量回避其他动物,尤其是一些牛羊啊,就是希望增强它的那种荒诞性。它就像一个寓言。你按逻辑推理的话,可能不是完全成立,荒无人烟的地方哪来一只羊?司机撞了一只羊,然后他有这样一个罪恶感,这样一个救赎的心态,我觉得这可以作为杀手的一个心路历程的补充。那个仇人玛扎,他一直有那样的救赎感、罪恶感,一直通过自己的行动在救赎,所以他们的那些行动是互补的。到最后司机所经历的就是杀手经历的。虽然杀手后半段没出现,但是司机代替那个杀手呈现了他的经历。所以这些都是互补的,就是说他们像两面镜子,互相对照。

  北青艺评:杀手去杀仇人,最后放下了。司机却做了一场梦,梦里杀死了杀手的仇人。你认为这种放下和梦里的杀人就算是获得救赎了吗?对于救赎,很想听你再多解释一点。

  万玛才旦:对杀手来说就是放下,不是救赎。对那个玛扎来说就是救赎。他通过行善积德来达到自己的救赎。

  北青艺评:救赎和这场梦是没有关系的?

  万玛才旦:肯定是有关系的。但这个肯定不能按逻辑推理,这不是一个逻辑的东西。另一方面,你也可以这样说,杀手虽然放下了,但是他逃脱不掉那种传统,周而复始的那种传统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所以这个司机在梦中充当了杀手,让他可以彻底放下。

  然后仇人玛扎也是,虽然杀手金巴没有杀他,但是他那种心理压力负罪感还是消磨不掉的。所以司机就是代替杀手在梦中杀了他,就是一个彻底的放下,彻底的解脱,就是一个传统的完全的结束。在康巴地区,有一个复仇的传统,有人杀了你的父亲,你这辈子的使命就是要杀那个仇人。这里两个人虽然一个人放下了,一个人解脱了,但这并不是救赎,他们也不可能逃离那种传统。

  放过杀父仇人就是一种耻辱,这是康巴人的传统。所以如果你要彻底放下的话,那个司机就要替他们去真正达到放下,就是因为个体的觉醒,所以我说这个电影其实讲的就是一个个体的觉醒,一个族群的觉醒。一个民族如果那种传统周而复始的话,杀手金巴杀了他的仇人,仇人的儿子正在长大,他的儿子也有使命再去杀他,那个传统是循环的,永远终结不了。所以说,需要完全的放下,完全的解脱。

  北青艺评:你的新片是对这种传统表达一种反对吗?

  万玛才旦: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反对这种传统。

  北青艺评:看完电影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解读。我看到你在一篇采访中说,司机金巴撞死羊后,有一个镜头是水中倒影,他穿上杀手的衣服就变成了杀手。但这个镜头我第一遍的时候真的没看到,这部电影可能应该看很多遍。你要传达很多东西,观众体会不到或者丢失了,对于创作者来说,会遗憾吗?

  万玛才旦:作为创作者,我没有什么遗憾,按自己的方式表达到就好了。对梦境的特殊处理,不可能像一般对梦境的处理方式那样去表达。我觉得表现最后的梦境,我们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方法,那可能就是进入梦境的一个方法。进入梦境那场戏其实很明显,哪怕你看不到换衣服这样的细节,我觉得还是能理解的,因为他睡觉了嘛。

  北青艺评:剧组拍摄这个片的时候,真的撞死了一只羊吗?

  万玛才旦:没有,这怎么可能。不过那场戏拍了很多次,反反复复。难的是一些细节的准确呈现,你不能真的去撞死一只羊,或者直接就简单地去撞死它,那就没意思了,可能就没有层次没有那种丰富感。所以需要通过不同的细节,来慢慢地让观众进入这种悬念中,进入这种荒诞感,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北青艺评:在可可西里拍摄环境艰苦,你们拍了多长时间?

  万玛才旦:40天。我们遇到的困难主要是气候的挑战,海拔5000多米,剧组很多人都不适应那样的高海拔地区。

  北青艺评:藏族文化中有很多宗教与神秘色彩的东西,在你的影片中或多或少都有表现。这些东西很重要吗?会给你很多灵感吗?

  万玛才旦:我就是依附这些来创作,根植于这种藏文化的基础之上。我不会去强调这些元素,但回避它也不可能,空气里就存在着这些东西。你要表现藏人的生活、藏人的社会,那这些是融入藏人生活中的元素。

  北青艺评:影片中有卖羊肉的露天集市,也有藏人在餐馆里吃饭,这个是现在藏族生活的一个真实的状态,还是根据剧情的风格化表达?

  万玛才旦:也不完全真实吧,这些的确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我们还是要跟这个影片的剧情、情绪有关系的。

  北青艺评:藏族文化博大精深,那你作为一个藏族导演会不会有使命感,希望把这些东西更真实地展示出来,为人们所了解?

  万玛才旦:没有使命感,但我可能有义务。作为一个创作者、作为一个导演,我首先拍的是电影,而不是为了传播藏族文化才去拍电影。

  北青艺评:你之前的《塔洛》很写实,新作却有一种魔幻的感觉。在创作中针对这个片子的风格和主题,以及对色彩运用是怎样考虑的?

  万玛才旦:每个故事肯定都有适合自己的一个形式,所以你必须得找到这个片子哪种形式最合适,影片中的色彩主要有三块,现实部分主要是彩色,回忆部分是黑白,然后梦境还可能有不同于一般的色彩。不同的色彩,跟它表现内容是有关系的。 文/刘敏

  首台基于三维芯片的光量子计算系统问世

  科技日报北京11月1日电 (记者刘霞)记者从上海交通大学金贤敏团队获悉,该团队研制出了首台基于光子集成芯片的物理系统可扩展的专用光量子计算原型机,首次在实验上实现了“快速到达”问题的量子加速算法。这项研究开启了利用量子系统的维度和尺度作为全新资源,研发专用光量子计算机的路线图。

  金贤敏对科技日报记者解释说:“专用量子计算可直接构建量子系统,不需要依赖通用计算机面临的‘拦路虎’——复杂的量子纠错,因而更容易实现。一旦能制备和控制的量子系统达到全新尺度,将可以在特定问题上实现远超经典计算机的计算能力。”

  量子行走作为专用量子计算的重要内核,已被理论预测具有明显的量子加速效果。其中,对于粘合树结构上的快速到达问题,量子行走的优势尤为突出。但常规的二叉粘合树的节点数目随层数增加呈指数级增加,会迅速耗尽几何上的制备空间,因此不可扩展。

  在新研究中,金贤敏团队提出了一种具有充分可扩展性的六方粘合树结构,通过飞秒激光直写技术成功映射到三维光量子集成芯片中,并借此演示了量子快速到达算法内核,相比经典情形展示了平方级加速,且最优效率提高一个数量级。

  据金贤敏介绍,他们所发展的这种基于三维光子集成芯片的大规模量子演化系统,使研发各种物理系统可扩展的专用光量子计算原型机成为可能,极大地推动量子计算机的实际应用;还有望用来解决许多跨学科交叉的科学问题并衍生新兴研究领域。相关论文发表于最新一期的《自然·光子学》杂志。

采访时间: 2月29日

采访方式:QQ

与心爱的人这一别,我将失去人生唯一一次获得幸福的可能

我想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听,你愿意听吗?我不知道人的命运是否生来就不平等,有些人一出生就得到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疼爱,而有些人连出生都是多余的。我就是后者,所以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很小就被亲生父母遗弃了,养父母发现了我,把我抱回了家,否则,我也活不到今天。养父养母对我很好,让我有了快乐的童年。不幸的是,养母在我10岁 时,就离开了人世。从此,我和养父,还有大我8岁的哥哥相依为命。懂事以后,我听说我的亲生父母当时已经有两个姐姐了,为了躲避计划生育,能继续生儿子, 爷爷看我是个女儿,就把我丢了。

知道了这些事,对我的心理伤害很大,我从小到大心里一直都有阴影。说实话,我对亲生父母是有怨恨的,如果不是他们当初生下我,又遗弃我,也许我今天的生活是另一番模样,也不会如今陷在痛苦的生活里度日如年。

养父供我读书到初中毕业,我就外出打工了。我的初恋就发生在那里。

在异乡,遇到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不容易。起初他也只是对我有好感,总是无微不至地帮助我,渐渐地,我们两颗心靠得越来越近。他向我表白后,我们就顺理 成章地恋爱了。如今每每回忆起往昔的点点滴滴,我都有种想哭的冲动。那时,男朋友对我特别好,他不像有些男生,一恋爱就会对女生提出发生关系的要求,而他只是一味地关心我、爱我,从来不会提出任何无理的要求。恋爱两年里,他对我非常尊重,我们的感情也是发乎情、止乎礼。也许正因为如此,我也特别珍惜他对我的爱。我和他从来都没有吵过架,回忆起来,只有甜蜜。那时候,真的没有想到,像我们俩这样恩爱有一天也会分开。

是的,我们最终还是分开了,不是因为彼此不爱了,是为了哥哥,我不得不辞职回到甘肃。我们的分别就好像生死离别一样,谁也没有办法掌控。他当时不同意我回家,甚至用伤害自己的方 式求我留下来,他想通过那些极端的方式告诉我错过了他对我的真爱,我将悔恨终身。可是,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回家,哪怕后来得知他为我割腕,我依然别无选择。

也许没有人能理解我为什么这样选择,其实我比他更加不想分开,与心爱的人这一别,我将失去人生唯一获得幸福的可能……

不管怎样,命运终将我们拆散了!

哥哥想讨老婆唯一的方法就是,拿我和别人家换亲

我不远千里,赶回家乡,为的就是替哥哥换亲。为了家人,我放弃了爱我和我爱的人,跳进了深渊,真不知道这一切该怪谁。

养母去世早,养父是个老实人,除了家贫以外,哥哥身高、性格,以及各种自身条件限制,导致他成了我们那里的大龄男青年。哥哥想讨老婆唯一的方法就是,拿我和别人家换亲。哥哥不争气,也很自私,从一开始他就打上我的主意。起初,我说过我不同意换亲。他就指责我,还说如果他讨不到老婆,爸爸老了他也不养之类的话。哥哥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迫我。如果是亲兄妹,我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对我如此狠心。如果我是爸爸的亲生女儿,我还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不愿意,因为我心里没有亏欠,可是我不是他家亲生的女儿,父亲的养育之恩大于天,我无以回报,只能牺牲自己,成全哥哥。

尽管我万般不愿,为了养育我的父亲和哥哥,最终我还是没有逃脱被交换的命运。那天,家里来了很多人,还有媒人……我第一次见到了我未来的丈夫。

不知道为什么,只看一眼,我的心里就直泛恶心,那种感觉不是用几个词语能形容的。但是我家人都说,只要他不是个傻子就行了,要求别太高。当时,我哥哥也说着同样的话……

很快,我们的婚期定了,4个人同一天结婚。

结婚前一天,我痛苦得快要疯掉了。回忆起男朋友以及当初守身如玉,不知不觉就后悔起来。我还是个处女,怎么能把无瑕的自己就这样交给一个肮脏且令自己作呕的男人呢!我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动机,就在结婚前几天,我就像没了魂似的把自己的第一次随随便便交待给了一个和我并没有感情的朋友。

3个月前,我们结婚了。结婚当晚,看见他的模样,如此猥琐,我很害怕,甚至极度恐惧。我不让他碰我,他便没有碰。从结婚那天起,每天晚上我都是在极度痛苦 与恐惧中度过,犹如地狱一般。但是我知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不管怎样,最终我还是成了这个陌生又丑陋的男人的媳妇。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里全是吵架声,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吵架,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当初要答应这样荒唐可笑的事情,我心里的痛苦化作泪水,一大口一大口往肚子里咽。我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每天生活在深不见底的深渊里,无法自拔。

朋友劝我不如找找我的亲生父母,

没准还能帮到我

蜜月还没有过,我就选择了自杀,因为除此以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让我解脱。遗憾的是,我没能离开这个世界……

得知我自杀后,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她外婆以前跟她说过一些关于我亲生父母的事,她本来并不想多话,但看我活得这么痛苦,真希望我可以找到我的亲生父母,没准他们还能帮帮我。

我一方面怨恨亲生父母,一方面想或许他们当时也有苦衷,否则谁会舍得把亲生女儿丢了呢!一想到这,有时候就会不自觉地想象我的亲生父母,还有姐姐们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们难道不想我吗?

无论我如何在脑海里想象着亲生父母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这终究是一场梦。我的日子仍然在痛苦地继续着,他们谁也无法知道我每天都在心里轻声地呼唤他们。

眼前这个男人,脏兮兮的,没有读过书,满口脏话,不尊重长辈,没有一点教养,和谁说话都是手指头戳着人家。初次见他时的生理性作呕变成了一种习惯。每天我都特别害怕夜晚来临,因为我怕和丑陋的他面对面,如果我违抗他的意愿,他就会对我动手,他从没把我当老婆待过。

他今年30岁,而我只有20岁,我们就像活在两个世界的人,完全没有任何沟通。我每天都在压抑自己,生怕有一天会爆炸了。

因为压力过大,我的身体也出了问题,我的这些苦又能跟谁说呢!结婚3个月里,我只回过一次娘家,养父也不说什么,因为多说无益,大家心知肚明。就算养父 有帮我的心,他也没有这个能力。他是个老实人,没有任何法子帮我。想想这个世界上好像再也没有谁能把我从苦海里救出来了。

我现在连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我出门买东西,婆家人都会跟着,他们说除非给他家30万,否则绝不会放了我。

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我怕有一天我还是会重蹈覆辙,再做傻事。现在的我再也没有拥抱幸福的权利了,嫁给这样一个人,一辈子都完了,好想解脱自己。

压抑太久了,我以为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一点,可是说出来仍然改变不了任何现状,深渊依然是深渊。

以前的男朋友之前还在联系我,可我却把他拉黑了,当初一别,早已时过境迁,我也不是那个值得他深爱的单纯女孩了,再联系又有什么意义呢!

朋友劝我不如找找我的亲生父母,听说他们家条件非常好,没准能帮到我。可是茫茫人海,我又能到哪里去找他们呢!

记者的话:

为报养育之恩自愿替哥哥换亲,可知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可有时善良用错地方就是糊涂。报恩的方式有许多,抛弃真爱的男友眼睁睁往火坑里跳,这个选择本就是错误的。

记者连线律师,律师建议,法律上对年满20岁的女性自愿登记的婚姻视为有效婚姻,但如果当事人遭遇家暴,可向公安部门报警,或向当地妇联求援,也可向当地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最后建议你可以提出离婚诉讼,对于婆家索要30万元钱,并无任何法律依据,一般情况法院不予支持。

最后我想说的是,既然婚姻不稳固,首先切忌糊涂怀孕。保重自己,自强自立,才有可能早日跳出火坑。

来源:兰州晨报

对于朝鲜伊朗发展核武器的企图,人们可以给予理解,但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它们的行为必须被遏止。

如果你觉得在人多的场合,不“装”一下会影响别人的情绪,这还情有可原,但如果就三五个人的时候,你还“装”,那纯粹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

省教育厅认为标准化建设,是教育打好“质量翻身仗”的重要机会。平心而论,此说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且慢,请您接下来看看省厅是怎样给基层学校上“套”的。

通过文字、视频、音频的方式来进行互动的性活动,能够极大地提升自慰的快乐程度,以及更大程度的心理满足。